雪之怀想美文

是日,一早起来,家乡的山岭已悄悄地裹着一身银装,在飘洒的风雪中我送过赶早乘座西行列车去省城的妻子。此时,我的思绪不由回到了遥远的“昨天”。 

  在儿童时期,雪花无声的旋律总给我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快意,我巴不得老天爷把雪下得大一点,更大一点;在飘棉泛银的世界里堆积着“雪人”,打着雪仗;尽管双手冻得紫里透红,有时还被雪球碰出了鼻血;但忘乎所以的童心仍然是那么欢乐。 

  在“青春的岁月像条河”的年代,我毫无选择随波逐流地加入到“修地球”的知青大军。在穷山僻壤的山沟,在冷风瑟缩的枯枝败叶丛中,在稀有人烟的黄土地上,在铺天盖地的风雪里,我们20几位知青们披着蓑衣,带着斗笠,穿着仿制的解放鞋奔跑在往返1公里多的泥泞小路上,以完成满满的20担草皮的任务,来显示我们这帮小知青们战天斗地的精神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决心。那时飘到我们嘴里的雪是甜,是酸,是咸,还是淡的,用插队的上海人的话说:自(己心中)间有数。 

  在下雪的日子里,我倾听过白居易词中卖炭翁的沉重脚步声,我伴随着安徒生笔下的小女孩去追寻微光中的温暖,我更想自己也能投身到《林海雪原》中当一位勇敢的剿匪战士…… 

  雪是白的、纯的、冷的、也是沸腾的,雪的舞蹈像天鹅湖的少女,像芭蕾舞的衣裙永远看不够,雪的故事如诗如梦,源远流长永远也讲不完。 

  在可爱的江西银校,我望着扑朔迷离的雪花,幻想着是谁在传递如此纯洁的情感碎片;我歌唱着“洁白的雪花飞满天”,思量着自己在洁白无暇的大地上该怎样留下脚印一串串;因为那时我的旅途将又一次改道,从采茶,种稻,挖药,扛石头,当教师,我已相知相识了许多雪的风情;那时,我必须专心致志地学好金融业务知识。 

  在过去的好多年,我一直热衷于和风谈心和雪亲吻。我曾经踏着田埂上喀嚓作响的白雪,给未来的丈人家敬送过年的烟酒;为多挣一些子女读书的学费,借助雪的光亮帮妻子摆设着做早点的地摊;在更多的下着雪的日日夜夜,我往往是趴在冰冷的运钞车上或默默地坚守在寂寞的金库房内,为国家银行的资金安全燃烧着热血年华。 

  在近年来,咱们的家乡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下,在中共中央一号文件的关怀中,老百姓的日子是过得越来越好,江南的冬雪飘得越来越欢美。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一脚深,一脚浅,弯弯曲曲,嗑嗑碰碰,早已远离了少年的风,童年的雨;远望追向瑞雪兆丰年的列车,沐浴着星星点点无边无际,千千万万多姿婀娜的雪花,我又感受到了一次全新的风情雪意,我想知道这是天仙的杰作,还是地灵的召唤。我爱你,洁白无瑕的家乡的雪! 

  在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正随着神速的音响电波传遍了祖国的天涯海角。雪花啊,再下大一点,让我们带着你的洁白无暇和愿为祖国大地化肥作料的情结去迎接更加光辉灿烂的新春的到来。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雪之怀想美文